扫一扫分享本页

文学驿站


一句再见

发布时间:2018-11-27 14:57:24  编辑:周凤欣  编辑:董治安  来源:信息与通信工程学院 17信息7班  浏览量:

 

看着那张老旧的黑白照,一半已经泛黄,沾染上灰尘,照片中老人两颊深陷,头发稀疏,眼里却充满善意,不禁思绪万千。

晚秋的风,轻轻拂过总是带着一股凉意,偶有青苔的院子里,两张小凳子,一老一少坐在太阳下,阳光丝丝打在身上,暖意慢慢舒展至全身,加上微风的清爽,一切都显得刚刚好。我总是喜欢缠着你给我讲你的往事,穿起军装上战场,一幕幕仿佛身临其境一般,百听不厌。而每每讲到打侵略者时,你总是会激动地从小凳子上站起来,手不停的挥舞着,脸上满是得意,仿佛坐着已不能表达你的情绪了。我一度想听你和奶奶的爱情故事,因为我不曾见过奶奶,而你却从不向我提及半句,有一次我不经意间提到,你也是微微一愣,却始终没有开口,目光所及是我读不懂的忧伤。

时间不言不语,会把浮躁和忧愁慢慢抚平,却没有把爷爷的固执淹没。四月的天气,是潮湿的,是充满阴雨的,每年清明节,行人步履匆匆,赶着在天黑之前完成。或许你不曾留意,有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,拿着一个袋子,慢慢地穿行于车来人往的泥路上,走走停停。每次大家去到太爷爷、奶奶那里,总是会里看到他穿着一件被汗水浸透的汗衫,默默的在拔草、装香。父亲和伯伯们总是会劝他不要去了,年纪大了,体力也大不如前,何必折腾自己,爷爷总是低头不语,不反驳也不应允,就这样走了一年又一年。那时的我太小,不懂这对他而言意味着什么,现在我有点懂了,或许是心中的那份惦念和责任在支撑着他。

父亲四兄弟,爷爷为了避免不合便提议每个孩子家里住一段时间,岁月让他从两条腿走路慢慢演变成“三条”腿,本来十分钟左右走完的路程,走走停停,也需要半个小时,父亲想骑车载他,他也不肯,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了数个春夏秋冬。那年新年,我陪你走过这一段路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手轻轻的放在我的手上,迎着夕阳,不急不躁向前走。我准备回去的时候你偷偷塞进我手里的两个红包,还带着丝丝温度。你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老了,顾及不到那么多人了,你拿着就好”,当时被认为偏心的举动,却暖了我许久,那张余晖下的笑脸,是那么好看。

沧桑岁月,笑看时间飞逝,四季变换,而我也再不能听你讲故事了。你静悄悄的走了,没有丝毫留恋,而没能说出口的再见,是我弥留的遗憾,瑟瑟秋风,迷了双眼,只剩想你的思绪。



关闭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