扫一扫分享本页

文学驿站


凌晨四点的城

发布时间:2019-03-26 16:17:34  编辑:周如玥  编辑:董治安  来源:学问与传媒学院 18编导4班  浏览量:

 

长沙,一座迷人的山水洲城、一座沉淀着历史的文明古城。它的身上承载着三千多年的历史学问。古有“长沙,楚之粟也”之美名,那树人无数、兴盛千年的岳麓书院,江流楚韵、阁住唐风的杜甫江阁也无不告诉着大家长沙这座城的风光无限。

大家见惯了长沙的车水马龙、华灯璀璨,也就渐渐也忘却了它的沉默,安详。我在凌晨四点清醒,望窗外月色正好便起了心要去街头闲逛一番。路上的灯光仍是通亮着的,只是行人没了,车没了。我未见过这样的长沙,但我却莫名感觉到这座城的故事,于是我解开了自行车的锁链,开始了这段旅途。

以往的城是喧嚣的,但现在却静的让人心安,它的静不是那种莫名的死寂,它的静带着一份生机——我一直以为长沙城是听不见鸟叫的,而如今的这份宁静,却能让人依稀听清几声鸟叫,那似乎是久违的自然的声响。江边一处小小的公园还有几位早起锻炼的老人,隔着老远就听见他们用家乡话唠着家常,我没能看清他们的脸,但他们的脸上一定都洋溢着笑。直到我来到一座天桥底下,抬头瞟见一个路边歌手正在收拾他的行囊,我停下了车,他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大家对视了很久,但是距离却相隔着很远。他突然重新拿起了他的吉他,弹了一曲舒缓的音乐,他也没有开口唱,只是安静的注视着他的木吉他。或许,那是一首还没来得及作词的歌。

我沿路直行,望见几位醉酒的人相互依偎、相互哭诉,望见远方高楼上的灯塔闪烁着灯光,望见跨江大桥上几辆跑着长途的客运汽车,望见江边垂钓的一两个渔人,望见东边渐渐泛出霞光,最后一跃而起。

世人都在说,城变了,如今的城总是缺了以前的一份温情。一个人孤独的来,孤独的走,孤独的生活,孤独的离开。千千万万种这样的人构成了一座城,城是一个几百万人一起孤独地生活的地方。世人说,他们习惯了这样的城,他们也已经习惯了孤独,以为也不再孤独,就连心有时候的刺痛也努力忽略,泪意阑珊也只当是天气的闷热花了妆。城的繁荣使人停不下脚步,它开始让人没了自由,没了清闲。

但是,城是没变的,大家都清楚。只是城里的人变了,不是城束缚住了大家,而是城里的人束缚住了自己。城依旧是那座城,它依旧沉默、安详。它一眼千年,沉默也胜万语千言。



关闭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